盛夏时节,空降兵某旅一场野战炊事技能考核在某训练场展开,面对野战烹饪、战斗体能、战术指挥等多个课目的极限考验,“上甘岭特功八连”炊事班以过硬的炊事技能和战斗素养在众多炊事班中脱颖而出,受到考核组一致称赞。

连长向东介绍,炊事班之所以表现打眼,既得益于光荣历史的传承,也离不开连队大抓炊事班战斗化建设。

这些天,听说连队要组织体能普考,炊事班长郑先春正忙着带领炊事班加强体能训练。因白天要参加训练和伙食保障,他们只好利用晚上时间来组织训练。

在大多数人印象中,炊事班是一个伙食保障集体,一日三餐保障好就行了,对于军事训练要求并不高。可八连炊事班的选人门槛却非常高,只有综合军事素质过硬的人才能被选进炊事班。即便进了炊事班也会定期组织军事课目考核,一旦考核成绩不理想,将被重新调整到战斗班锻炼。

作为现任炊事班班长,郑先春是从众多骨干中优中选优来到炊事班的。2019年,作为战斗班班长的郑先春随任务分队参加了“中部-2019”中俄联合军演,他在战场上灵活指挥,为战斗胜利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被上级表彰为演习“优秀个人”。然而,就在郑先春准备在战斗班班长岗位上继续大显身手的时候,连队却将他调整到了炊事班班长岗位。

“你个人素质过硬,也有大项任务的经历,炊事班日常训练时间很有限,让你来带,连队放心。”连长向东对郑先春说。

“上甘岭特功八连”炊事班是一个战功卓著的班级,在上甘岭战役中,全班人员在完成运粮任务的同时,共歼敌160余名,被志愿军15军授予“模范战斗炊事班”称号,并荣立集体一等功。带领一个在上甘岭战役立下赫赫战功的荣誉班级,郑先春既感到光荣,也备感压力。

来到炊事班后,郑先春一边向老炊事员请教烧饭做菜经验,一边根据炊事班每个人体能现状,制订相应的体能强训计划。在抓好大家训练的基础上,他主动给自己加压,额外制订加练计划,在他的带动下,八连炊事班在当年的军体考核中成绩名列前茅。

“能进炊事班,说明个人素质很过硬,所以每一个到炊事班的战士都备感骄傲和自豪。”连长向东介绍说,在连队,炊事班班长人选必须有战斗班班长的经历,而班员除了要有一手好厨艺,还要经过军事课目的层层考验。

下士杨希因为入伍前在地方学过厨艺,切菜、烹饪和面点样样拿手,刚到八连时,本以为凭借自己的特长进入炊事班是水到渠成的事,可没想到他的申请却被连队否决。

向东直接拿出杨希军事课目考核成绩单,“凭你中等偏下的成绩根本不符合进炊事班的条件,什么时候把军事素质练上去了再来找我!”连长的话让杨希哑口无言,但也给了杨希奋斗的目标。

自那之后,杨希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体能训练,他不断给自己加码;据枪射击训练,他主动要求班长给枪管上悬挂水壶;单兵战术训练,为了提高1秒,胳膊肘和膝盖磨破了也浑然不知……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因为平时自我要求严格,杨希顺利参加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庆典,成为空军方队的一员。在去年的“西部·联合-2021”演习中,杨希作为阅兵方队教练员参演。经历过大项任务的洗礼后,他凭借过硬的素质于去年年底班排调整时顺利进入炊事班。

“今天连队组织战术训练,天气较为炎热,中午熬一桶绿豆汤,下午送到训练场去给大家解暑!”作为炊事班的给养员,中士曹凯心非常细,每天连队组织什么训练、当天天气情况如何,他在制作菜谱时都会考虑进去,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让战友们吃好了,也是对战斗力的一种贡献。

炊事班作为连队的能量补给站,不仅要让大家吃饱,还要让战友们吃出营养、吃出健康。刚当给养员那会儿,曹凯就发现让大家吃好很容易,但要吃出营养和健康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那时,连队日常伙食营养不均衡、热量摄入过高的问题较为明显,如何改善食物结构、确保均衡营养成了曹凯心头的一件大事。

只有中专学历的他买了好几本营养学的书籍进行研读,深入学习各种食品的搭配,最终提出低脂食物代替、水果摄入增加、蛋奶均衡营养等多项意见建议。为了不使食物的营养成分丢失,他还利用做饭的机会总结出各式菜品的出锅时间,一本厚厚的美食心得逐渐成形,并推广到兄弟连队的炊事班。

2020年,八连赴西北高原驻训,由于“夜训周”的开展,连队官兵经常倒时差训练,时任炊事班班长侯腾腾发现连队官兵夜训回来后都是饿着肚子,有的战士甚至泡上一桶方便面来充饥。

“必须寻求一种解决办法,既不破坏正常的饮食规律,又能让大家填饱肚子,为战斗力蓄能。”侯腾腾随即到连队询问大家的饮食喜好,最终决定发挥曹凯面点专业特长,制作肉夹馍、手抓饼、双皮奶等美食送到训练场去,这些食品既方便制作,又让大家新鲜感十足,一时间备受官兵欢迎。

“看到战友们在训练间隙吃着自己做的暖心简餐,而后精力充沛地投入到下半段的训练中,再苦再累都值了。”曹凯说。

夜训期间主动制作简餐的暖心举措并不少见,因为对于炊事班来说,既要把日常伙食调剂好让战友们暖胃,也要在战友们需要的时候送上“及时雨”,让大家暖心。

去年驻训期间,四班班长黄勇因为训练节奏紧,竟忘了自己30岁生日,直到吃晚饭时,班里有人提及才想起来,这件事刚好被路过的郑先春听到了。回到班里,他提议大家发挥特长给黄勇准备一份生日礼物。火狐体育当一碗热腾腾的长寿面和一个摆了数字30的生日面包送到黄勇面前时,黄勇感动得流下了热泪。

郑先春说,有时候部队组织实弹射击,他们就会在送餐的盒子上写下“百发百中”等鼓舞人心的话;有时候为了照顾更多人的口味,他们还会开展“品尝家乡菜”活动,看到战友吃得开心,整个炊事班也很有获得感。

“全班注意,迅速展开炊事作业!”前不久,一场炊事专业群众性比武竞赛在某训练场火热展开,八连司务长赵文泽带领炊事班全体人员出战,从架设给养单元到食物烹制,从热食前送到接“敌”战斗,整个过程动作娴熟、反应迅速。

“炊事员也是战斗员,如果打仗本领不过硬,战场上就很难完成野战炊事保障任务。”赵文泽说,八连炊事班一直都有着能打硬仗、敢打恶仗的光荣传统,既是保障集体,更是战斗集体,无论保障任务多重,大家都会跟随战斗班一起参训参考,努力提升自己的战斗本领。

赵文泽清楚地记得,几年前自己还是炊事班班长的时候,一次旅里组织炊事专业考核,他带着炊事班积极应战。然而面对导调组接二连三的“刁难”,他们最终因特情处置慢、战术运用不熟练而吃了败仗。

“这个成绩哪里对得起‘模范战斗炊事班’这个称号。”面对失利,赵文泽带领炊事班深入查找能力短板,在抓好日常伙食保障的基础上,他每天带着一两名炊事员轮流参加战斗班共同课目和战术训练,每次连队组织战术综合演练,也都会给炊事班赋予相应的战斗任务。经过一段时间的坚持,不仅炊事员的战术素养得到了提升,“炊事员也是战斗员”的理念也深深扎根在每个人的心里。

“连长,我想去战车集训队锻炼一下。”2020年年初,下士方瑶的这个决定让很多人有些意外。在大家看来,一个炊事员去参加与本专业毫不相关的集训意义并不大。

方瑶去了战车集训队后,虽然一切从零开始学起,但身为战斗炊事班的一员,骨子里便有股不服输的劲头,在结业考核中,他的成绩在同批集训学员中遥遥领先。

几个月后,一场跨区机动演练在塞北草原打响,因为风速过大,一名战车车长在空降着陆时不幸手臂骨折,身为载员的方瑶主动请求接替车长指挥,面对复杂多变的战场情况,他灵活指挥车组人员突破“敌”封锁线,为部队夺取重要目标创造了有利条件。

“在我们炊事班,人人都是多面手,个个都是战斗员。”炊事班长郑先春掰着手指头介绍:下士任意展精通通用车辆驾驶,还参加了预提指挥士官集训,并在集训队名列前茅;下士张家兴参加过多次空降空投骨干集训,并以伞训教员的身份保障过多场跳伞任务……

“举锅能烹美食,提枪能斗强敌。”尽管“模范战斗炊事班”在旅里小有名气,可如何在新时代续写好班级的荣光仍然是全班不懈奋斗的目标。谈及今年的打算,郑先春满怀信心地说:“争取让伙食保障水平和战斗能力再上新台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