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石将今夏萨利哈米季奇的引援动作称为拨乱反正,而在文章中蜜石最重要的一个论点是拜仁的右后卫位置一直都是一个顽疾。

从2013年拉姆被瓜迪奥拉改造成中路球员之后,拜仁在右后卫的位置上一直都没有一个顶级球员来撑场面。老将拉菲尼亚的表现还算不错,法国国脚帕瓦尔的确是拜仁拿到欧冠的中流砥柱,但他们都无法提供拜仁希望得到的攻守兼备的特点。

现任教练纳格尔斯曼对边后卫体系的实验需要完全不同类型的球员,这解释了为什么格纳布里被拉到这个角色,而格纳布里出任边后卫/翼卫导致了资深球员的不满。(The result was unhappy senior members of the squad.)

早就应该引进一名专职的进攻型边后卫了。但值得记住的是,弗里克和体育总监萨利哈米季奇之间的敌对气氛就是始于2020年1月,前者公开要求萨利引进一名右后卫。

萨利做出了回应,但租借加盟的奥德里奥索拉给人的感觉是他的心思就不在拜仁这里。

在接下来的窗口,弗里克要求引进德国国脚本杰明-亨利希斯,他现在效力于莱比锡而当时效力于摩纳哥。但在拜仁的首选目标,阿贾克斯的塞尔吉诺-德斯特去了巴塞罗那之后,弗里克没有得到任何他想要的边后卫。

萨利哈米季奇和首席球探马尔科-内佩也以900万欧元的价格从马赛买下了布纳-萨尔,这是拜仁现代历史上最糟糕的转会之一(萨尔,30岁,在拜仁效力的两个赛季里获得5次德甲首发)。

纳格尔斯曼和萨利哈米季奇的关系一直很稳固,但在上赛季结束时,塞贝纳大街总部传出的消息表明,纳格尔斯曼迫切需要一些“像样”的球员。

如果萨利哈米季奇想要让纳格尔斯曼,以及那些越来越怀疑他的球迷对拜仁继续保持信心,他需要在这个夏天做出更大、更大胆、最重要的,更好的转会操作。

从马兹拉维到赫拉文贝赫,从马内到德利赫特,再到可能会在今夏或者明夏加盟的莱比锡核心莱默尔,这都是能够弥补拜仁羸弱位置的球员。

而德利赫特的到来也证明了一件事,当年天价加盟的卢卡斯没有达到预期的高度,而乌帕梅卡诺也需要再接再厉。

即使不算莱默尔和法国雷恩的17岁神童蒂尔,拜仁的总开支可能会超过2019年夏季疫情前的1.4亿欧元(合1.19亿英镑,今天的1.412亿美元),并创造新的纪录。虽然大约一半的支出将被理查兹(诺丁汉森林花费900万欧元-770万英镑)、罗卡(利兹联花费1200万欧元-1020万英镑)和莱万多夫斯基(巴萨花费5000万欧元- 4250万英镑)的收入所冲销,但这仍然代表着拜仁将赌注压在了新赛季球场会满座这一点上。

自疫情首次限制上座率以来,拜仁总共损失了1.5亿欧元(1.75亿英镑)的收入。上赛季的营业额(6.439亿欧元-5.476亿英镑)是自2016-17赛季(6.405亿欧元)以来的最低水平,但拜仁还是勉强获得了微薄的利润。

监事会预计收入将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2018- 2019年7.504亿欧元-6.382亿英镑),这也反映出为什么拜仁管理层决定在转会市场上加大投入的原因。

在面对经济困难时一定程度的“胆怯”是明智的,但现在是时候让执行主席奥利弗-卡恩在行动和言语上表明自己是俱乐部最重要的人物了。

在执掌拜仁的第一年,这位前拜仁和德国门将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幕后,被商学院的助手们包围着,躲在管理顾问教授的那些行话后面窥视着一切。主席赫伯特-海纳圆滑的华尔街首席执行官气质,也无法让那些需要管理层明确表示忠诚度的拜仁铁粉们感到满意。

年仅34岁的主教练纳格尔斯曼经常独自谈论棘手的话题,比如基米希最初拒绝接种新冠病毒疫苗,以及俱乐部与卡塔尔的赞助协议。

但一些迹象已经表明,海纳和卡恩都很清楚他们应该站出来承担更多的公共责任,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最近参加了关于卡塔尔赞助协议的圆桌讨论会。

同样重要的是,萨利哈米季奇能够从以往的错误中吸取教训。在几年前那场和切尔西边锋奥多伊的闹剧之后,这位绰号布拉佐的前拜仁中场在公众面前变得更加谨慎。

与此同时,萨董开始学会笼络人心,和当地媒体搞好关系的作用非常明显,那些明晃晃放在版面标题上的“标语”已经消失了。但最重要的是,萨利开始学会做好本职工作。

几年前当他开始尝试签下他们的球员时,一些人脉很广的经纪人对萨利这个人并不感冒。但近期参与谈判的一些内幕人士透露给TA,萨利哈米季奇和内佩娴熟的合作展现出他们真切地对自己的谈判技巧进行了锤炼:“布拉佐以一种非常有说服力的方式去进一步吸引球员,让球员的情绪更倾向于拜仁。而内佩是一个冷静的人,他对于相关转会的战术细节进行了勾勒和描绘,这是一对非常互补的谈判组合。”

德利赫特是最近一个被两人的魅力和言辞所吸引的人,所以虽然切尔西和其他球队都对他感兴趣,但他很快决定要从都灵翻过阿尔卑斯山来到慕尼黑看看。

在他的导师赫内斯指导下,萨利在2019年第一次和德利赫特进行接触之后就一直和球员方面保持着联系,这是一种老将带来的大智慧。

拜仁的阵容太强大了,不可能不赢得2022-23赛季的德甲冠军。但如果拜仁想要在欧冠中再次取得重要的突破,改变将不仅仅局限于转会政策和等级制度:纳格尔斯曼作为主教练也必须吸取他所需要攫取的教训。

毫无疑问在莱万多夫斯基离开后,他在锋线所拥有的豪华明星阵容的确允许他进行一些实验。然而历史表明,拜仁的更衣室渴望稳定。他们渴望的是一套稳定的战术体系,一个富有权威的主教练。这个主教练要关心球员,但也必须和更衣室维持一段微妙的距离。如果他想要压住拜仁更衣室里那些蓬勃的自我意识,就需要更为高超的人员管理能力。

换句话说,纳格尔斯曼需要在坚持自我,通过干涉来施加战术影响力的同时,火狐体育官方网站信任拜仁球员那充沛的经验,个中平衡,是微妙的。

上个赛季纳格尔斯曼某种程度上经历了一场软着陆,大多数的批评人士都越过他将矛头指向了拜仁高层。但今夏拜仁如此大手笔的引援让他再也没有借口可找,这是纳格尔斯曼真正直面压力的一个赛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