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起源于美国硅谷,由加利福尼亚大学的辍学生卡兰尼克和好友共同创立,通过线上约车方式,解决人们的出行问题。旗下同名的打车APP更是名声大噪。

2013年,优步把扩张的目标瞄准了中国,快速在中国布局,覆盖了60多座城市。

3年后,也就是2016年,他们与本土的出行公司滴滴达成了战略合作。滴滴收购了其中国的品牌和业务,这也意味着优步正式退出大陆市场。

但这并没有阻碍优步在其他国家的蓬勃发展,在全球70个国家400余座城市,我们都能看到优步的网约车。

此外,优步推出UberHeath、与美国宇航局合作、在日本推出人工智能打车服务、收购阿拉伯乘务共享公司Careem等一系列举措,无不展示着优步的蓬勃发展力和野心。

遗憾的是,优步迅速崛起后,也渐渐无视了法律的边界,因负面事件频频登上头条。

2022年,500多名美国妇女联合投诉优步司机性侵妇女,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同年,纽约市布鲁克林地铁站发生枪杀案,优步立即做出反应,在附近实行动态定价策略,用别人的话说是“发灾难财”。

除此之外,优步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被指控有意欺诈司机降低工资事件,裁员风波,以及在全球各个国家不断遭到质疑的安全事件等,不断把自己推上了风口浪尖。

最近,媒体爆出优步违规勾结各国政要的新闻,更把大众对其的质疑和指责推向了高潮,也在无形中坐实了全球最大网约车公司的黑暗发家史。

最近,《卫报》《世界报》获得了124000份优步内部资料,公布于众后,黑料还不少。

这些文件时间从2013年到2017年,跨度大,牵扯的人也多,最主要的是跟各大高层之间的邮件、聊天记录和备忘录等。

这其中的政要和权势人物,像德国总理朔尔茨、美国总统拜登、法国总统马克龙等都在名单中。

优步CEO卡兰尼克不断活跃在这些高官和政要中,目的明确,气势汹汹。曾传言拜登在参加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时耽误了与他的会面,卡兰尼克直接给同事发信息说:“让我的人告诉他,每迟到一分钟,和我对话的时间就少一分钟”。

对于重要人物,很多人都是毕恭毕敬,哪怕心里不高兴,也不会表达得如此明显,顶多也只敢在心里暗暗吐槽。但像卡兰尼克这样,这么明目张胆的说,可见他的狂妄自大,以及其背后膨胀的自信。

究其原因,是因为优步的商业模式在很多国家行不通,得不到法律的支持,要想打入市场,就必须要通过非常手段。

所谓网约车,就是让有车的人在闲的时候赚外块,看似拉动了经济和推动了群众的便利,但却挤压了传统出租车的市场,最主要是这些人不受行业的监管,也不接受培训,容易滋生风险。

在重视工人权益的国家,优步无异于抢了普通出租车司机的饭碗,优步这种看似灵活的用工方式,其实损害了劳动的公平性,无形中损害了工人的利益。

这些临时的司机没有劳动合同的保障,一旦出事,没有相应的补偿和赔偿,另外,其他受害者一旦出什么事,也无法追责。两边都没有好的约束,以至于很多国家反对。

“我们实际上就是一群强盗”,这是优步的高管在“避免违规”政策文件下的私密评论。

也正因如此,过去的几年,在印度和泰国的公司,也因为总是出问题,而不得已关闭。只是大家所不知道的是,是触碰了该国的法律才被迫关闭。

各国的法规并不欢迎他们,优步高管们也是知道的,但为了金钱和利益,他们不愿放弃这项赚钱的事业。

比如,他们内部有“紧急停止开关”的不成文规定,但凡警察,交通官员突击检查,高管会向IT员工发出指示,启动应急开关,就可以屏蔽系统,让人找不到任何证据。

而这个拙劣的手段看起来还挺有效,从公示的文件看,他们过去几年至少启用了这个开关12次。

更可恶的是,他们还故意把自家司机引入险境,靠司机被打来博得舆论同情。之前还出现过美国52岁华人优步司机当街被枪杀的舆论新闻。

即使他们的司机在不同国家被迫害,汽车被烧伤被砸烂。卡兰尼克都毫不在乎,他告诉自己的属下们,只管推动增长就好。并且美其名曰,这是优步做的正常的事情,越混乱说明越有意义。

类似于这样的,在文件中还有不少表明其狼子野心的语录。比如“暴力能保证成功”、“无论如何被打,整个项目要保持推进”。

他们把司机送到混乱的前线,把司机当枪使,利用针对他们的暴力让争议升级,以此来制造舆论。

要想做到这样,必须有大佬的庇护,也因此牵扯出了优步和各个国家官员之间的微妙关系。

在优步被披露的文件中,他们最擅长通过私密渠道会见政客。这中间充斥着大量的中间人和利益获得者。

《卫报》发现,优步在进入意大利,俄罗斯市场时就曾向当地的权势人物提供公司股份,欧盟的前互联网政策官员克罗斯也在卸任后以年薪20万美金的报酬担任优步的顾问,这已经违反了欧盟针对官员卸任后要有18个月冷静期的规定。

奥巴马的前助手也同样成为了优步的游说人,帮助他们联系到了很多的官员和外交官。

在马克龙担任法国的经济部长时,就曾秘密帮助过他们进入法国市场。泄密的文件显示,马克龙与卡兰尼克至少有四次秘密会面。他们内部称其为“秘密交易”。

就在卡兰尼克和马克龙熟络后,优步在法国推出了UberPop服务,允许无证司机提供低价服务而引发了当地出租车司机的强烈抗议,并且冲突不断扩大,引发了暴力事件,一周后,马克龙给卡兰尼克发信息,明确表示愿意就修改法律上提供帮助。

甚至,优步的商业模式在法国政府高层被否决时,马克龙都能保证优步可以顺利地进入市场。

自古都为民所不耻,而且无论放在哪个国家都是违法的,这些信息和文件被公开,对在任的法国总统来说,无疑是最大的丑闻,虽然他们都矢口否认,截止到目前为止,也没有扒出有贿赂的内幕,但又有谁知道呢?

随着这些黑历史的不断曝光,优步的企业形象也一落千丈。在最新的回应中,优步称现任CEO科斯罗萨西接任后,情况好了很多,已着手改变公司的运营方式,现在的优步已经脱胎换骨了。

声明还称“过去发生的事情与现在的价值观不符”,但对《卫报》和《世界报》的指控却没有任何回应和否认。

优步的涉密文件被公开后,有些人评论:“跨国公司能做这么大没点明里暗里的,谁相信呢?”

于是乎,许多企业家忘记了企业创立之初的本心,为了追增长,挤压同行,提高收益,扩大市场,他们开始走起了捷径。

像优步创始人卡兰尼克一样,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也以为自己做的事情可以密不透风,但是,纸包不住火,当一切都曝光于众,也是他们增长梦破灭的时候。

未来,优步将如何公关?如何尊重律人权的前提下正常的开展业务?确实考验他们执掌企业的能力。

要想真正做大做强,企业还是需要有社会责任心,做正事,走正道,赚合法的钱,做合法的事。文/匣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